深海评丨核潜艇南海“撞山”事故提醒美国亟机场消防车通过关键技术性能测试

2021-11-19 21:14:30 文章来源:网络

在被各界密集追问之后,美国终于就海军“海狼”级攻击核潜艇“康涅狄格”号撞击事故,给出了一个颇有“美式幽默”的所谓结论:潜艇在南海撞上了海底山。

美方这个结论,将责任推卸给了没有标记海底山的海图,而处置方案则是将包括潜艇艇长在内的三名潜艇军官撤职。相关发言稿语焉不详地表示,“撞击事故本可以避免”。这些结合到一起,看似回答了外界有关“潜艇究竟出了什么事”的疑问,却又制造了更多新的疑问:潜艇究竟在这里做什么?撞击事故究竟对这个30亿美元的大家伙造成了多少损害?以及,撞击是否会留下什么放射性物质,是否已经在人们没有意识到的地方造成某些损害?

“透明”“开放”?

和美国努力营造的所谓“透明”“开放”的形象不同,这一次的撞击事件向全球展现出了美国的另一面:悄悄地在水下做见不得光的勾当;驾驶价值30亿美元的潜艇,指挥官和他的团队却“无法阻止”事故发生;出事后又显示出“高超”的信息管控能力,卫星照片也没有流出来,社交媒体上诸多揣测使用的都是旧照片;而有关事故的新闻通报却严重滞后,公开的调查报告“惜墨如金”,关于人员撤换的信息语焉不详。

“康涅狄格”号撞击事故笼罩在黑幕之中,空前展示了美国作为超级大国的全球信息管控能力,令外界对于这起事故本身,乃至对美国的海洋霸权忧心忡忡。

图说:发生撞击事故的“康涅狄格”号潜艇终于露面。 GJ图

是何小动作?

可以肯定的是,这起事故背后的事情是见不得光的:或许太机密,所以不能告诉外界;或许太尴尬,甚至是丑闻,所以只得当做最高机密严格保护。否则全世界肯定早被铺天盖地的细节以及出神入化的故事描述给淹没了。

同样可以肯定的是,类似“康涅狄格”号这般在南海搞小动作,确实是美国必须严格遮掩的机密。这种机密是不适合见光的,大概率充斥着冷战时期的陈腐气息,和当今世界真正关注的抗击新冠疫情、应对气候变化等全球性议题没有丝毫关系。倘若先进的“海狼”潜到大海深处寻找解决事关人类安危大问题的答案,结果不幸撞山,笔者相信关于整个行动细节的每个字母现在都会暴晒在“美利坚的阳光”下让全球“瞻仰”。

第三个可以肯定的是,基于概率的分布,撞上海底山这样的事情肯定不会是最后一次发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康涅狄格”号执行的任务,是美国维系其从冷战时期继承下来的海洋霸权的必然要求,是美国在所谓“航行自由”的掩护下在全球横行的必然结果。

历史的提醒

说到“撞山”,笔者想起了2008年时任美国国家情报总监麦康奈尔在一场演说中,为了让听众理解信号情报重要性而讲的一则段子:

航母战斗群指挥官以为一艘船闯入了自己的航线,于是要求对方转向。但对方拒绝转向,要求航母战斗群转向。航母战斗群指挥官开始威胁对方,称倘若对方不转向就开火。结果对方回答,这里是一个无法转向的灯塔。

十多年过去,历史或许对美国大搞所谓“航行自由”失去了耐心,正通过“康涅狄格”号指挥官的实时演示提醒美国,如果不及时转向,会发生什么。

文 / 沈逸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国际治理研究基地主任、教授)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讯(汪龙华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王鑫昕)10月21日,由中国民航飞行学院贺元骅教授科研团队研发的全球首辆高性能纯电动机场消防车在四川成都温江试车场通过关键技术性能测试。该项技术的成功将打破国外机场专用消防车的核心技术垄断。

现场测试显示,该车空载时,0-80km/h的加速时间为15.3秒,最大行驶速度130km/h;满载39吨时,0-80km/h的加速时间为19.1秒,最大行驶速度125km/h,全功率喷射消救行驶速度超过50km/h。

科研团队试车现场合影。中国民航飞行学院供图

我国《民用航空运输机场消防站消防装备配备》规定,机场主力泡沫车、快调车满载状态下由静止加速到80km/h以上分别不超过40s、25s,最大车速应分别大于100km/h、105 km/h。而美国《飞机救援和消防车标准》规定载水量6吨以上消防车满载情况下0-80.5km/h的最大加速时间不得超过35s,最大行驶速度应不低于113km/h。因此该车型兼具主力泡沫车的高载液能力和快调车的高动力性能,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据统计,截至2020年底,我国民航运输机场已达580个,随着机场数目的不断增加以及机场消防车的更新换代,国内机场消防车市场需求潜力巨大。

按照行业要求,机场消防车除应具备快速反应和边行驶边喷射灭火剂的能力外,还应具备整车高机动、高承载、高越野等性能。

目前,纯电动机场消防车研制已成为全球机场消防车研究领域的热点,但要研制纯电动机场消防车,需攻克机场专用消防车满载高加速、重载高速动态平衡和整车热安全控制三大关键技术壁垒。

“机场专用高性能消防应急救援装备研发及应用示范”项目是国家“十三五”重点研发计划项目之一。自2018年以来,贺元骅科研团队开始组织科研项目攻关,前期联合清华大学和四川川消消防车辆制造有限公司,创新全电驱动、动力传动匹配、多电机分布式驱动协同控制、整车热安全控制等关键技术,破解机场专用消防车满载高加速及重载高速动态平衡技术难题。

在此基础上,通过车辆设计、性能模拟、部件研发、整车集成等环节,团队研制出具有国内自主知识产权的全球首辆高性能纯电动机场消防车。

专家表示,高性能纯电动机场消防车的成功研发有利于培育我国高性能机场专用消防车设计制造技术,为健全我国机场消防装备体系建设提供技术支持。

上一篇:平均不到22岁,女兵驾驶数十吨远火发射车首批戍边女兵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大余新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