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解密 > 正文

为什么金沙遗址改变了四川的古代史?里面有什么?

时间:2019-10-11 12:29:28 来 源: 大余新城网

用尘封了3000多年的地下宝藏在现代机械的轰鸣中悄然开启,金、铜、玉、石、象牙等无数珍贵文物破土而出。随后,考古学家立即在该地区进行了漫长而大规模的考古勘探和发掘,确认这里是古蜀国的祭祀专区,面积近15000平方米。金沙遗址出土珍贵文物6000多件,其中黄金200多件,青铜1600多件,玉石2300多件,石材1500多件,漆木10多件。此外,还有数以千计的野猪象牙,鹿角和数以万计的陶器。另一个三星堆是在成都被发现的,这是在2001年春天煮沸的。金沙遗址的繁荣时期相当于中原西周时期,大致反映了古蜀地区普皮族的历史文化。在汉晋以后文献记载的传说中,王帝杜郁是普皮族的最后一位国王。三星堆和金沙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具有很大的视觉冲击力,是美丽的蜀文化重器-礼仪。然而,这两种祭祀器皿也有明显的区别:三星堆祭祀器皿以青铜器闻名,而黄金和玉器则是独一无二的。此外,金沙石跪像、石虎等大量石像在中国首次发现,以吨计的象牙更是少见。三星堆遗址与金沙遗址相距仅40多公里。在这么小的地方,有那么多代表高超技艺和政权的遗迹,不能不说是古蜀文明史上的一道奇观。从两地出现的令人眼花缭乱、神秘的文物来看,它们无疑是两个权力中心。从三星堆到金沙是同一文化中两个中心的转移,其内在动力是文明中心所在环境的变化和选择,或者是对更广泛的资源和财富的向往,或者是政治权力的变化。然而,这种权力中心的转移并没有中断或转移古蜀文明的传统。历史和考古发掘证明,金沙作为一个新的文明中心,具有更优越的发展空间。与三星堆遗址相比,金沙遗址在博物馆收藏的十段新石器时代良渚文化中具有明确的规划和不同的功能区域。如果金沙村是这个新文明中心的祭祀区域,那么靠近它北边的黄中村就是宫殿和生活区。皇中村的繁荣时期也是在西周时期。以其丰富而全面的聚落形式,它具有文明中心的主要核心:地窖、窑址、墓葬、宅基地等。然而,金沙村与湟中村之间的直线距离只有700多米。如果我们把它看作一个大型的聚落载体,它完整而成熟的功能划分代表着古蜀文明的又一个发展高峰。金沙遗址的发掘不仅填满了这一阶段的古蜀历史,而且金沙遗址的规模和等级无疑是十二桥遗址群中面积最大、堆积最丰富、等级最高的出土物。考古学家推断金沙遗址应该是十二桥文化时期古蜀的政治、经济、宗教和文化中心。

最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