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相关新闻 > 正文

流年

2015-07-19 10:50:51 来 源: 大余新城网     
  以落梅为底色,以流年为经脉。如梦令也好,长相思也罢。都约在十月的长安。零落的梅花,被马蹄溅起一地的叹息;江南的绣女,将一生的的情事刺绣在锦缎中。几度萧索,素眉浅画,芳华一叠,风若借,醉翻几页。
\

  想要忘记流浪,却铭记了江南。想要忘记丝竹,却记住了二胡的那一抹忧伤。

\

  红尘陌上,独自行走,绿梦拂过衣袖,青云打湿诺言。山和水可以两情相忘,日与月可以毫无瓜葛。那时候,只一个人的浮世清欢,一个人的细水长流。

\

  琴声起,一竿冷。等了千年的岁月,蹉跎成画卷中的一滴墨晕。满树芳华,满纸苍凉。片片落英在弦上化成了相思。倚楼听风雨,淡看江湖路。命薄如纸,世人才说美。

\

  从一个高的地方去远方,从低处回家稍纵即逝的快乐。转动的车轮它载着我,偶然遇见月光倾泻的苍白色。明媚的角落反射着光芒,蝴蝶飞过城市高楼开出了花。被它唤醒的生命短暂一瞬,偶然丢失的彩色化作了粉末。

\

相关阅读:

· 这样的人生 01-01 08:00:00
· 记忆 01-01 08:00:00
· 花朵 01-01 08:00:00
· 意外 01-01 08:00:00
· 听说 01-01 08:00:00

最新新闻